首页 »

美国“老干部”布热津斯基去世:1978年曾“强烈要求去中国一趟”

2019/9/11 22:58:09

美国“老干部”布热津斯基去世:1978年曾“强烈要求去中国一趟”

曾为三位美国总统当顾问,对美国外交事务具有巨大影响力,他说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认同拿破仑的一句话:“只要看看这个国家的地图,就能明白它的外交政策。”5月26日,他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家教堂去世,享年89岁。他就是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

 

出生在华沙,求学于加拿大和美国,布热津斯基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国“老干部”:20世纪60年代,他担任肯尼迪总统的外交政策顾问、约翰逊总统的科学顾问,1976年12月,候任总统卡特邀请他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他不想担任国务卿,因为他认为留在白宫、留在卡特身边工作,他会更有效率。

 

过去近40年里,布热津斯基一直是美国民主党内国际事务领域最受人尊敬的声音。他的核心观点之一是,对越战的记忆使得民主党在显示美国军力方面过于保守。法新社说,他是一位强硬的冷战战略家。尽管是民主党人,但他在安全问题上立场保守,从来不忌讳提出对苏联的遏制策略,被视为民主党内的鹰派。彭博社认为,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现实主义者。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丛培影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布热津斯基是一位行事风格稳健的战略家,一直都在影响着美国民主党政府的对外政策,很好地实现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强烈要求去中国一趟

 

1928年,布热津斯基出生于波兰外交官家庭。1938年,当布热津斯基的爸爸被被任命为波兰驻蒙特利尔总领事时,一家人搬到了加拿大。

 

在那里,布热津斯基开启了通往美国外交政策界顶端的道路。他在加拿大麦克吉尔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和政治学学位,而后,又在美国哈佛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20世纪50年代,他屡赴东欧并撰写了很多相关著作。20世纪60年代,他开始吸引美国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并逐渐成为白宫外交圈的顶级人物。

 

1977年到1981年间,布热津斯基出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据美联社报道,怀着一丝不苟的态度和满腔政治热忱,布热津斯基帮助卡特在性格固执、分歧巨大的时任埃及总统萨达特和以色列总理贝京间架起沟通的桥梁,促成双方在1978年9月签署了著名的《戴维营协议》。不过,在这一时期,布热津斯基最为优先的任务是实现美中关系正常化。

 

中美建交工作的“高潮”始于卡特总统的前任尼克松总统时期。有评论称,尽管对共产主义有着强烈的态度,但布热津斯基在与中国交往方面,表现出极强的务实精神。据报道,1978年,他强烈要求卡特总统批准自己去中国走一趟,并被授权可以对中国人说,美国承认中国提出两国关系正常化的3个基本条件。1978年12月16日,中美发表《中美建交公报》,宣布两国自1979年1月1日起建立外交关系。

 

丛培影指出,布热津斯基继承了尼克松和其国务卿基辛格开启的中美接触之路,推动了中美建交最终实现,是中国人的老朋友。他曾四次访华,即使在白宫卸任后仍十分关注中美合作。

 

卡特总统“不可或缺的人”

 

美联社报道称,担任国家安全助理期间,他经常与政治信条温和的同事、时任国务卿万斯意见不合,而这也成为白宫的一大头疼问题。美国历史学家布林克利2002年在《纽约时报》上写道,国务卿万斯可以说是与卡特志趣相投的人,但布热津斯基就是这位工程师总统事实上的“偶像”或者说“依赖”。“与卡特很亲近,向第一夫人巧妙地示好,最终使得卡特将布热津斯基视为不可或缺的人。”

 

始于1979年的伊朗人质危机戏剧化地揭示了美国全球实力和影响力的下降,也成为卡特政府受挫和失败的象征。1980年的头几个月里,布热津斯基开始确信谈判解决人质危机已无希望,在五角大楼的支持下,他开始推动军事解决。他认为,如果美国力量不能在这场政治闹剧中胜出,苏联的影响将席卷整个伊朗。

 

卡特当时也很想打破人质危机僵局。据彭博社报道,1980年4月11日,在万斯度假时,卡特和布热津斯基召开了一次全国安全委员会会议,为拯救在德黑兰的被绑架人质行动开了“绿灯”。万斯的副手克里斯多夫后来说,布热津斯基一直把他蒙在鼓里,所以他没能提醒万斯。 

 

这场被称为“沙漠1号”的营救计划最后沦为一场彻底的军事和政治羞辱,并促使万斯辞职。卡特也随之付出了在11月大选中连任失败、败给里根的代价。 

 

从不怵华盛顿权力精英

 

布热津斯基从来不怵华盛顿的权力精英们。他在1983年出版的著作《权力和原则》一书被外界视为披露白宫权力场“隐私”和潜规则的回忆录,也让一些高层官员大为不满。“我从来都不相信奉承或说谎会是一种办事方式”,他在当年对《华盛顿邮报》如是说,“我一直按我自己的方式来做”。

 

布热津斯基曾坦承,他的一生都在为结束冷战而努力,换句话说,就是为了对付苏联。有评论称,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的一些做法影响至今。

 

对于美国在世界上所扮演的“领导”角色,他一直深信不疑。 2011年,他还在专栏文章“战略愿景:美国和全球力量危机”中强调美国的作用。

 

题图来源:环球网  图片编辑:笪曦